阴阳圣手

颓废少女

【银土】骑士和公主还是有微妙差别的

1.
“叫我来什么事啊,副长大人?”银时不等土方应声,自顾自地走进房间。关好门一转身,便看到土方一脸憔悴地抱着一个小婴儿。
许是见到生人害怕,又或是见到了不同寻常的白色卷毛妖怪,哭声瞬间填充了整个房间。
2.
“混蛋!她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土方手忙脚乱地安抚婴儿。罪魁祸首银时毫无愧疚感地坐到土方身边:“喂,这小孩哪来的?”

土方见婴儿终于安分下来,长叹一口气:“她父亲是幕府高官,前些天被暗杀了。家里的人要么被杀了,要么就跑了。我们赶到时,只剩她一个活着了。松平叔说让我们先照顾一下,过些日子给她找个养母之类的。喊你来,就是想委托你照顾一下,我真的要累死了。”边说边打了个哈欠。“哎呀,你知道吗?你现在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光辉啊。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加油,我看好你,我先走了啊!”

“喂,想不想赚钱了?”土方掏出钱包晃了晃。“您尽管吩咐。”银时迅速地端坐在一旁。土方对于银时毫无原则的行为报以鄙视的目光:“要不是总悟那个混蛋在那里煽风点火,我就不需要照顾这孩子,更不需要拜托你!”“你也不想想你们真选组谁能带好孩子啊?交给总一郎那个抖S,这孩子能平安无事就有鬼了;交给大猩猩的话,耳濡目染,日后成了跟踪狂变态怎么办?跟着Jimmy君,怕是要红豆包中毒。唉,说起来你这个蛋黄酱妖怪没有随便给小孩灌蛋黄酱吧?”

“你这个混蛋,给我去切腹吧!”

3.
“那么我需要做什么呢?”银时跟婴儿对视,彼此探究着心中的不明生物。“你帮我把她哄睡着就行,她精力实在太旺盛了。我被她闹得两天没睡觉了。”土方揉着眼睛,试图这样保持清醒。银时看着土方有些发红的眼睛,苍白的肤色衬得黑眼圈愈发明显。银时有些无奈地说:“下一次可以早点跟我说,阿银我哪怕没有报酬也会帮你的。”土方困得意识都有些模糊,胡乱地点点头。

“试过讲故事吗?这是个女孩子吧,公主王子之类的故事应该很有用的。银时轻轻伸手揽住昏昏欲睡的土方,另一只手接过土方抱着的孩子。臂膀上的重量一减,土方猛的惊醒:“你干什么?手移开,把她还我。”“别那么暴躁嘛。我帮你抱着,有没有试过讲故事啊?”“当然试过啊。我把我知道的所有故事挨个讲了一遍,一点作用都没有。”土方费劲地将银时的手从自己的肩膀移开。“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可是个大小姐,什么故事没听过。你那些老套的故事,人家肯定都听烂了。”银时有些不舍地将手拿开。

“事已至此,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我们编一个新的故事。”

“你编过故事吗?”

“没有,你呢?”

“那你在这扯什么!混蛋天然卷!”

4.
“开什么玩笑!你不是忽方十四悠吗,编个故事还不是轻轻松松?”银时将这艰巨的任务毫不犹豫地抛给土方。

土方立马反驳道:“我那是用来处理公务的,跟编故事没有任何关系。我看你扯谎总是头头是道,交给你了!”

两人谁也说不过谁,争执无果。

“那就一起编吧,你来开头,开个好头啊。”

5.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蛋黄酱王国。王国里的臣民都很热爱蛋黄酱,一位平凡但勇敢的蛋黄酱骑士渴望成为国家的首席骑士。”

“与此同时,在相邻的糖分王国,权势和地位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位籍籍无名的糖分骑士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宝刀——洞爷湖。仅凭他一人之力,便与暴虐的糖分王相抗衡。正所谓斩将封神,王国里的人都说他是下一任糖分王,他将夺权成神……”

“喂,给我把你的少年热血JUMP漫的套路收起来,知道什么是童话故事吗?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谁要听你那种阴谋篡位的故事。”土方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滔滔不绝的银时。

“切,谁叫你开的那个头实在是老套,以及蛋黄酱王国是个什么鬼啊?没办法,只能赶紧进入正题了。”

6.
“糖分骑士每天奔波在王国的各地,忙于征战。无处发泄的他,变得蠢蠢欲动……”

“喂,你这叫童话故事吗!不要让你污秽的思想教坏小孩子!换我来!勇敢的蛋黄酱骑士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大家的认可。在担任王室护卫的过程中,他爱上了美丽的蛋黄酱公主。王国遭到了恶龙的入侵,恶龙掳走了公主,蛋黄酱骑士踏上了拯救公主的征程……看到没?这才叫童话故事。”

“好吧,我来接。邻国的糖分骑士此时距王位只差一步之遥,但他却停下了登顶的脚步。在篡位的过程中,他体会到王位的束缚,他不愿抛弃自己的自由,他放弃了王位,决定享受自己的自由,去追寻自己的爱情。他听闻邻国美丽的公主被恶龙掳走了,虽然糖分骑士很讨厌蛋黄酱,但他还是决定救出公主并和她来一发。”

“你不来一发会死,是吧?”土方觉得自己让这个外表白色内在黄色的卷毛编故事就是个错误。

“你怎么不说你那恶龙掳公主太老套了,要有新意啊!接下来……”

7.
“糖分骑士和蛋黄酱骑士在前往恶龙巢穴的路上相遇了,两人交谈一番,知道了对方的目的后都很不屑。蛋黄酱骑士鄙视糖分骑士污秽的想法,糖分骑士看不惯蛋黄酱骑士冠冕堂皇的理由。由于一路上魔物众多,两人虽不情愿,但迫于形势还是合作了。在相处的过程中,两人关于彼此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在漫长而艰辛的征途中,他们互为支柱,渐渐地变得亲密。”

“是我的错觉吗?这个故事走向好像有些奇怪。”土方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困惑。

“哪里,这不是情敌变情人,啊不,变朋友的情节吗,很流行的。我往下讲了,别打断我啊!”

8.
“两人离恶龙的巢穴越来越近,心情却愈加沉重。两人事先曾做下约定,若打败恶龙后两人都还活着,将进行决斗,赢者带走公主。‘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公主进行愚蠢的决斗,何况我根本没见过她!’糖分骑士闷闷地想,看向一旁低着头的蛋黄酱骑士。蛋黄酱骑士垂着头,心里有些不舒服、丝毫没有拯救梦中情人的斗志昂扬。他不知道这不适感从何而来,是因为知道糖分骑士的剑术远胜于自己,与他决斗必然会失败,还是二人即将拔剑相向?他不知道,也不愿知道。”

“怎,怎么突然有一种虐恋情深的感觉?”

“HE前总要虐一下啊。”

“这我知道,可是怎么是虐他们啊?”

9.
“马上就结局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两人与恶龙展开了激烈的争斗,争斗部分不讲了啊。两人紧握手中剑,不得不面对两人间最后的决斗。‘你赢了,我拼尽全力也打不过你的,这场决斗没有悬念。你带走公主吧,要好好对她。’蛋黄酱骑士转身离开。糖分骑士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真实的想法了:‘你知道吗!我最讨厌蛋黄酱了,每次看到你那样挤厚厚一层的吃法我都觉得恶心。所以啊,我是不会喜欢上所谓蛋黄酱公主的,来救她不过是一时兴起。蛋黄酱骑士和蛋黄酱公主还是有微妙差别的!我喜欢的是你,蛋黄酱骑士!哪怕你喜欢我最讨厌的蛋黄酱,我也喜欢你!’于是两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故事结束。呀,她真睡着了。”

“我就说这个故事走向不对!公主呢!”土方揪着银时的领口质问。“不管走向如何,她睡着了不就行了吗,蛋黄酱骑士?”银时带着笑意看向因为一个称呼手足无措的土方。

“警告你,别瞎叫!我把报酬给你。”土方赶忙松开手中攥住的领口。“你先睡觉吧,她好不容易睡着了,小孩子睡眠时间挺短的,过一会儿又要醒了。你睡醒了再给我吧,不急。”银时走出房间,关好门后靠坐在门旁。

10.
“蛋黄酱骑士就由我糖分骑士来守护。”

关于银土的S/M判定

银时毫无疑问是个S,这一点甚至是官方承认的。他与以抖S著称的总悟在多个场景,被多个角色称为“抖S二人组”。

银时和总悟的S属性呈现的状态也是不同的。如果将S属性比喻为性状的话,总悟的S属性就像显性性状,银时的S属性则更像隐性性状。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两人对于小猿的态度做出分析。

总悟与小猿(M.前期称只对银时M,后期似乎彻底M了)较为典型的两次会面是在妙姐工作地点和牛郎店。当总悟意识到小猿是个M后,他毫不犹豫地展现S属性,并且两个人都玩♂得很愉悦。总悟的S属性甚至接近“逢人便S”,名副其实的抖S星王子。

而银时对小猿的态度更为微妙。从一开始银时并没有S小猿的心态,也没有刻意做出S特质的举动。但小猿却因为银时的种种无意的举动觉醒了M属性。这侧面烘托出银时的S属性可以称之为潜在的,在他的性格中是根深蒂固的。

反映银时的S特质的镜头有很多。但令我印象最深的镜头,并不是在刻画他的S属性,而是柳生篇中在空中停滞回头的镜头。那个镜头展现了他作为白夜叉的一面,同时里面蕴含的S感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银时和总悟两个人S的共同点便是集中在S土方这件事上,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总是有着非比寻常的默契。银时潜在的S属性在遇到土方时,屡次被激发出来。这里面暗含的东西似乎不言而喻了。

土方很想成为S,这一点相信大家都能体会到。在土方自己的脑洞中,他似乎总是扮演着S的那一方。例如蔷薇篇中,在土方的脑洞里,他对大眼萌拳打脚踢,每一个举动都是超S的。但现实中,他强忍着怒火,扯出一个微笑。土方热衷于模仿总悟的各种S行为,可惜的是S特质可是模仿不出来的。所以我们总能看到土方S不成,却反被S的镜头,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滑雪篇。

土方在对待山崎的行为中似乎体现了S特质,但是单纯的打或骂并不能与S划上等号。

所以啊,副长想要成为S可谓长路漫漫啊!

7月娱乐时光

书籍  一九八四

书籍  异乡人

书籍  诸神的踪迹

动漫  薄樱鬼

动漫  K

动漫  混沌武士

产粮  关于银土的S/M判定(银土)

产粮  骑士和公主还是有微妙差别的(银土)

新萌cp  风土

【银土】双向试探

1.
“喂,神乐。桌上的邀请函哪来的?”银时一边翻着JUMP,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神乐趴在沙发上嚼着醋昆布口齿不清地说:“那个啊,是将军举办的舞会,澄夜给我的邀请函,小银你们想和我一起去吗?”

“没兴趣。”银时和新八异口同声地回答。神乐故作惋惜:“哎,真可惜啊。这次舞会有很多美女的说。哦!那个阿通也会去。再说了,舞会还能白吃白喝,我可是准备去大吃一顿呢!”

“啊哈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陪神乐去吧!”“对啊,小女孩怎么能独自去舞会呢,当然需要大人陪同啊!”

“哼。”神乐看着谄媚的两人,冷漠地嚼着醋昆布。

2.
“哈?舞会?近藤老大,你开玩笑的吧?”土方紧皱着眉头问道。近藤无奈地挠挠头:“这也是没办法嘛。叔非要我们去,说是要负责保护将军和公主。”“切,”土方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就是他乱教将军奇奇怪怪的东西。举办什么舞会,我看就是给我们增加工作负担。”

“我可是很期待啊,不过对于土方先生这样的混蛋来说,是肯定没有姑娘愿意和你一起跳舞的。不过要是你跳舞的话,我就可以录下你跳舞的丑态。哎呀,有些纠结啊。” 总悟看着土方越来越差的脸色,若无其事地火上浇油。

“总悟!给我滚去切腹!”

3.
银时看着眼前的两套衣服陷入沉思。是穿参与舞会标配的西装,彰显自己的帅气呢?还是穿平日的和服与众不同,突显自己的魅力呢?思前想后,银时还是穿了件正式的西装。“小银,你好了没啊?太慢了!”神乐站在门口不耐烦地催促。

银时看着镜中的自己,由于西装的加持,整个人变得正经,一改往日的颓废懒散。“这样看我还是很帅的啊。”银时有些自恋地想。

“真想让他见识一下我这英俊潇洒的样子,不知道那个税金小偷会不会去啊……”

4.
近藤拉着土方帮自己挑选衣服,看着土方严肃的神情忍不住劝道:“十四,我们这次是参加舞会保护将军的,就不需要穿制服了。你也换件衣服吧,跳个舞放松一下。唉,你说这件衣服阿妙小姐会喜欢吗?”

土方长叹一口气:“你们去放松跳舞吧,总得有人负责警戒。反正我对于舞会没有兴趣,穿着制服正好起震慑作用。”

“总悟!快来帮我看看这件衣服怎么样!帅不帅!”近藤看见总悟走过来,赶紧冲他招手。 “啊咧,没人爱的土方先生这是自暴自弃了?就穿制服,还是说,你这是想玩制服play?”总悟没理激动不已的大猩猩,径直向土方挑衅。

土方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总悟,在我出手砍死你之前,你赶紧闭上你的嘴然后滚去换衣服。”

5.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舞会永远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制作精良的礼服是华丽的战服,状似友好的对话实际暗藏着交锋。不过对于废柴和工作狂来说,舞会的定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真的不去跳舞吗,胆小鬼土方?”总悟看着身旁穿着真选组制服显得格格不入的土方问道。土方掏出一支烟准备点上:“不去,小鬼想要跳舞就自己去跳。喂!你干什么!”总悟拿着一包香烟,冲着土方晃了晃:“没收了,专心戒备吧,土方先生,别给真选组丢脸。”“你!”顾及着真选组的形象,土方强忍着没和总悟争执。

“这不是鬼副长吗?怎么有空来参加舞会啊?”

6.
银时很早就注意到土方了。

在角落享受各式各样的甜食时,银时本能地一抬头,便看见他了。

看见土方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是惊喜吗?没有想到他也参加这种无聊的舞会。是遗憾吗?他仍然穿着制服,没看见他穿礼服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就算是看惯了土方穿制服的银时,也觉得在这炫丽的灯光映衬下,仍带给他惊艳的感觉。如果说平日里的土方,是一把未出鞘的刀,现在的他收敛了一身锐气,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气场消散了,就像一朵蔷薇。你知道触摸它会受伤,但仍无法控制自己接近的欲望。

银时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是个瘾君子。土方于他称不上是毒,却像是烟草一样,让他无法戒断,享受其中。

银时看见那个挺拔的背影,觉得自己烟瘾犯了,朝着他的烟草走去。

7.
土方一进门就看到那个无所事事的天然卷了。

真是阴魂不散啊,到哪都能碰见他,土方忿忿地想着。不过穿上西装倒是整个人精神起来了,比平日那副颓废懒散的嘴脸看起来顺眼多了。

“我警告你,不要来招惹我。缩到角落吃你的甜食去吧!”土方冲着凑过来的银时警告。“你这样说,太伤阿银我的心了吧。我可是看你一个人孤零零站在这,好心来陪你的。土方,一起跳个舞吧。”“你脑子坏掉了吗?两个男人……跳舞?没有女人缘也没必要这么拼吧?”土方觉得自己果然是无法理解废柴男的脑回路啊。

“喂喂,你这是什么话啊,你不是也没有舞伴吗。男人之间跳个舞怎么了?你看那边,大猩猩都能和女人跳舞,跨物种都能跳舞,统一性别怎么就不行了?土方同学,思维刻板啊!”银时一手揽着土方的肩,一手指着远处追着阿妙一脸兴奋的近藤。

8.
“放开!我不要和你这个混账天然卷跳舞啊!”
“你不是要保护将军的安全吗!将军在跳舞啊,这样才能贴身保护啊!”

银时半托半拽将土方拉进舞池,察觉到土方僵硬的动作后,银时不怀好意地笑道:“你该不会是没跳过舞吧?”“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土方有些心虚地反驳。

正如银时所说,土方确实不会跳舞。少年时期在武州忙着练武,身边都是一群粗线条,自然不会有人懂得跳舞。来到江户后,他也从来不参加舞会,对于跳舞是一窍不通。

“没办法,我来教你吧。手搭在我的肩上,跟着我的节奏跳就行了。”银时趁机搂住土方的腰,不等他回话便自顾自地当起了舞蹈老师。

土方跟着银时的步伐,脚步略显凌乱,他看了看周围人,有些恼火地质问银时:“你这混蛋,教我跳的是女步吧!”“手搭好啊,别乱动。我只会跳男步啊,跟着我跳你自然只能委屈一下跳女步了。”银时憋着笑回答。“你的手不要搂得那么紧!放开!再不放开我就拔刀了!”土方反手一握,将银时的手从自己腰旁挪开。

“啊,土方先生跳得很开心嘛,不过舞技实在是太烂了。老板你可要好好教啊,以后土方先生就是真选组里唯一会跳女步的了。”总悟拿着一杯红酒,走到他们身边。土方转身向总悟吼道:“未成年的小鬼滚开!还有不许喝酒!”“啊啦啊啦,红酒不小心洒了,土方先生对不起啦。”总悟冷着脸将红酒洒在土方身上。“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副长赶紧把湿外套脱掉啊!”银时在一旁附和。

银时笑着搂住脸色不善的土方:“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跳起来更轻松了?穿着那么厚的外套,手脚根本放不开。”土方只感觉银时的手贴在腰侧,手掌的温度透过内衬马甲传递到皮肤上,手脚不受控制地更加僵硬。银时凑到土方耳边轻笑:“和我跳舞这么紧张吗?”土方不由得呼吸一滞,感到面颊被若即若离地轻触了一下。

“贴面礼啦,贴面礼而已。”

9.
“很好,土方先生这个表情非常到位!我可是全都拍下来了,这么丢脸的表现,副长这个位置果然是属于我的。”

土方被闪光灯一闪,猛地反应过来,挣开银时,伸手去抢总悟的手机。

10.
“今天是不是玩过火了?他没有看出来吧……”
“那个混账天然卷今天发什么病,他不会猜到了吧……”

“我喜欢他这件事。”
“我喜欢他这件事。”


6月娱乐时光

长篇 大宋小吏

电影 头号玩家

电影 侏罗纪世界2

游戏 底特律:成为人类

广播剧 居酒屋明乐

产粮  双向试探(银土)


【银土】小孩子该喝草莓牛奶还是吃蛋黄酱

“喂,大清早的,谁敲门敲个不停啊?”银时睡眼惺忪地打开门。门口站着的一脸严肃的近藤和总悟,以及一个趴在近藤肩头似是睡着的小男孩映入眼帘。这种怪异的组合是银时没有预料到的。

三个人面面相觑了许久。“呃……请进?”银时有些犹豫地说道。

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周边的空气仿佛凝固了。银时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率先打破沉默:“那个,这小男孩是你生的小猩猩?” 说完,轻轻戳了戳小男孩的脑袋。“你可别瞎说!我才没有!我的身心都是属于阿妙小姐的!她拥有……”近藤热切地凭空告白。小男孩被他吵得睡不安稳。“近藤老大,你小声一点,他要被吵醒了。”总悟将小男孩从大猩猩手中解救出来,搂在怀里,轻轻拍了拍小男孩的后背。“老板,你仔细看看,这小鬼像谁。”

银时仔细端详了一下,觉得这小孩似乎有点眼熟。和某个家伙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难道说这是鬼之副长的私生子?了不得啊,这年头蛋黄酱妖怪都有儿子了。”银时摇头晃脑地感叹道。

“不是啊,哎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就是十四!正版十四!”近藤挠了挠头,“总悟你来解释一下!”“土方那家伙,中了敌人陷阱,不知道被喂了什么东西,总之就是变成了小孩子的样子了。”银时盯着那张纯良无害的脸,实在无法将小男孩和那叼着烟,冷酷的欠揍脸联系在一起。“老板,我们来找你是想委托你保护他。你也知道,土方他有数不清的仇家,这两天就有四五个杀手想暗杀变成小鬼状态的土方。我们还得帮他找解药,实在没办法时时刻刻护着他。所以想把他丢在老板你这里。”

“啊,让我照顾这家伙也行,只不过这报酬和开销嘛……”银时大爷状地往后一靠。“等事情结束,随你开。我近藤就算花光所有积蓄,砸锅卖铁也要付给你。”“好!就这么说定了!”

总悟将土方塞到银时怀里:“老板,他就交给你了。就我这几天的试验来看,这家伙似乎有些小孩子脾气,那天他被我欺负得差点哭了。”银时看着总悟脸上鬼畜的笑容,腹诽道:“这家伙绝对的抖S之王,小孩子都不放过。”

送走了近藤和总悟,银时抱着土方瘫在沙发上。盯了一会儿没忍住,捏了捏小孩子有点婴儿肥的脸:“你怎么这么能睡啊?”银时不停地骚扰土方,一会儿揉揉他的头发,一会儿又捏住他的鼻子。土方被他搞得睡不安稳,有点懵地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天然卷,愣了几秒:“万事屋?你怎么在这?” “啊,我给你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你要住在我这并且归我管了,小十四。”银时坐起身,看着在自己怀里奋力挣扎的土方,语气恶劣地揭露事实。

银时把土方放在沙发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早饭想吃什么啊,小十四?”“不要这样叫我!恶心死了!近藤老大呢?总悟呢?”土方从沙发上跳下来,跟在银时后面追问。“哦,他们嫌你麻烦,留在真选组不方便,就把你丢给我了。”银时在柜子里东翻西找,顺带欺负小孩。

土方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虽然一下就听出来这种话肯定是这讨厌的家伙编的,但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原本因为常年练刀产生的老茧消失了,现在这双手变得幼嫩无力,甚至无法使用自己的佩刀。这几天他已经试了无数次了,他几乎无法挥动佩刀。那混蛋天然卷说得没错,现在的他对于真选组就是一个累赘。

银时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该催神乐起床了。他微微侧身,看见那小尾巴站在原地,低着头不吭声。银时有些过意不去:“完了完了,这家伙现在心理这么脆弱吗?”

“啊哈哈,开个玩笑嘛!您可是我们的大财主,是大猩猩他们委托我照顾副长的。”说完之后,不顾土方的反抗,银时强行摸头安慰,然后转身去叫神乐。

“小银你起得好早哦,啊咧?那是谁啊?”神乐揉着眼睛走到客厅。银时冲过去及时阻止了神乐捏土方的脸:“这…这是土方,就是那个……”话没说完,就被神乐打断了:“蛋黄酱妖怪?蛋黄酱吃多了,所以变小了吗?”土方看在对方是个小姑娘的份上,忍了。把帐全部算在那个混蛋天然卷头上。

“这是什么?”土方盯着眼前杯子里的不明液体。“草莓牛奶啊,多喝一点小孩子才能长高。”银时自己干了一杯,顺带着催土方喝。“我才不会喝这种甜腻腻的东西!蛋黄酱呢?你们这没有蛋黄酱吗?”土方不甘心地用筷子戳了戳热气腾腾的面条。神乐嚼着面含糊不清地说:“那种难吃的东西,小银和我才不会买呢!”“不许你这样说!给蛋黄酱道歉!”

“喂,副长大人,想买什么东西啊?自己付钱啊,阿银我可是穷的很。”银时拖着不情不愿的土方去超市买东西。土方拽着拎着购物篮的银时,直奔蛋黄酱专柜。银时看着土方一股脑拿了十几瓶蛋黄酱,实在是接受无能:“我说,差不多够了啊。买太多了,还得买别的东西呢。小孩子就该多喝点草莓牛奶,吃蛋黄酱有什么用?”土方不予回应,自顾自地囤积蛋黄酱。

银时左手拎着一袋子蛋黄酱,右手拎着一袋子草莓牛奶,接受旁人异样目光的洗礼。一回头发现土方站在超市门口的自动售货机前,直勾勾地盯着售货机里的香烟。银时赶紧走回去:“走啦!小孩子哪能买烟啊?快点回家了。”“可是我又不是小孩子啊,为什么不能抽烟?我可是有尼古丁依赖症的。”土方不满地反驳。银时察觉到周围的路人谴责的眼神,无奈地说:“你看看,别人都以为我带坏小孩子,身为父亲带你吸烟。等你变回去,想抽多少抽多少!走吧!”“滚啊天然卷!你占谁便宜啊!谁是你儿子!”

土方第一次以普通市民的身份行走在街道上,有些别扭。更何况平日的真选组副长、江户的守护者,现在只是一个跟在卷毛废柴身边的小孩。土方打量着周围的店铺,路过童装店时,一件印着蛋黄酱图案的睡衣就这样闯入了蛋黄酱控的视线。

土方本能地伸手扯住银时的衣服,银时不耐烦地问:“又怎么了,小十四?”银时顺着土方的目光,看向那件睡衣:“你的审美……真的一言难尽啊。”土方盯着睡衣看了又看,自己也觉得有些幼稚了,有些遗憾地准备离开。“想买就买吧,反正现在只是个小孩子,幼稚一些没什么关系。”银时看着他满脸不舍忍不住劝道。土方被他一怂恿,买下了那件格外幼稚的睡衣。

两个人走到小食店门口,决定休息一会儿。点的几串丸子很快就端上来了,土方依然挤出厚厚的蛋黄酱将整个丸子裹起来。“我说,蛋黄酱到底哪里好吃了?你怎么吃什么都要配着蛋黄酱啊?”银时看着那一层厚厚的蛋黄酱,表示理解无能。土方则是不屑地回道:“蛋黄酱的美味是你这种愚蠢的糖分控无法理解的!”“我可告诉你了,这件事结束后,你可得请我吃10份巧克力芭菲啊。”“甜不死你!”

吃完晚饭后,土方早早地就躲进房间,换上蛋黄酱睡衣。“嗯,蛋黄酱果然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连印在睡衣上都是这么好看。当然,如果不跟那个混蛋天然卷睡一间房我会更高兴。”土方有些怨念地想。

银时进房间的时候,土方已经睡着了。“啊,睡前故事泡汤了,我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一个蛋黄酱王子的童话故事啊。真是令人失望啊。”银时盘腿坐在熟睡的小孩旁边,将原本藏在身后的蛋黄酱玩偶拿出来:“我可是考虑到你诡异的审美,特意给你买的。果然啊,小孩子就应该抱着玩偶睡觉。”银时拿着玩偶蹭了蹭土方,土方本能地伸手抱住。银时俯下身撩起土方的刘海,亲了下他的额头。

“晚安吻对于小孩子来说也是很有必要的。”

5月娱乐时光

长篇  相思门,相思局

长篇  非职业半仙

长篇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长篇  娱乐圈今天也在闹鬼

长篇  千秋

漫画  银魂

动漫  银魂

动漫  战国BASARA

产粮  小孩子该喝草莓牛奶还是吃蛋黄酱 (银土)

新萌cp 银土

新萌cp 小十政

林将军的骑士

低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被加冕的骑士,突然被圣光加身,走完了他漫长成长中的最后一步,以后遇到的所有事都会无所畏惧。
                                      ——《残次品》第101章

沉重的信任和沉重的责任轰然落下,当当正正地砸在他的肩头,却并不让他喘不上气来,反而像是一副坚硬的盔甲,撑起他伤痕累累的身体,给了他一道无与伦比的保护。

他好像一个即将跪倒在地的骑士,又有了提起剑的勇气。
                                      ——《残次品》第15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