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圣手

颓废少女

【英真】陈真的车

       陈真总是独来独往,他没有朋友,和家人也不常联系。他有钱买房子,却又觉得一个人住有些浪费,所以陈真喜欢窝在自己的车里。对陈真来说,车就是他的房子,却不能算是家,只是一个栖身的地方。


       陈真所有的家当都在车里。他的衣服不多,几件夹克,几套西装,几条牛仔裤。陈真也曾考虑过将车里的东西收拾收拾,可当他准备动手时,却发现每样东西都像生了根般和谐无比,好似它们天生就应该在那。


       陈真的车被炸毁后,他着实难过了好一阵,整天无精打采的。吴英雄过意不去,出于愧疚,决定自掏腰包陪陈真去逛街。吴英雄陪陈真挑了几件衣服,看着不算太贵的价格,吴英雄大方地结了款。在陈真的坚持下,他们又去了家超市,半个小时后吴英雄拎着大包小包,跟着两手空空的“大少爷”陈真回到车上。


       “真不是我唠叨,陈真,你能不能不要往我车上堆东西了!”吴英雄扫了一眼凌乱的后座,“我不希望我的车子变得和您的座驾那样‘整洁’!”吴英雄想起陈真的那辆车,后座上堆着小山似的文件盒,四五个衣架挤在一起,袜子漫不经心地挂着,几张团着的餐巾纸和窝着的外卖袋宣誓着主权,还有这位少爷娇贵的手必需的护手霜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一抬头才发现连天窗都难逃厄运,失去了原本的作用,被使用者强行当作白板,贴上了各种各样的线索图,布满了马克笔做的记号。陈真并不打算作答,闷头吃着刚买的薯片,“无意”地在吴英雄的咆哮中把薯片洒得到处都是。


      陈真跟着吴英雄进了屋子,毫不客气地瘫在沙发上。“你这是赖上我了?”吴英雄一边下面条一边问。陈真打开电视,哼了一声:“是啊,你把我的车炸了,房子没了,我能住哪?当然住在罪魁祸首家里啊。”吴英雄从厨房探出身,盯着陈真看了一会儿,欲言又止。陈真眯了眯眼,有个念头在他无所不能的大脑里周游一圈,又被他打消了。


       吃完饭后,吴英雄照例要去健身房运动,陈真第二十八次拒绝了他一起去健身的邀请,把吴英雄对他跑几步路便气喘吁吁的体质的控诉当作耳旁风。吴英雄出门后,陈真站在阳台上,点了支烟。他哼着小曲,想到他第一次见到吴英雄的场景。


       陈真是超市、洗衣店、健身房的常客。下班之后,陈真总是去超市买点吃的喝的,再去洗衣店拿洗好的衣服,同时再送过去一堆脏的,最后去健身房溜达一圈只为洗个澡。说起来他在与吴英雄搭档查案前在健身房见过吴英雄。有一次陈真去得早了,便看见在那里挥汗如雨的吴英雄。陈真想起来那人就是警校招生广告上那个傻里傻气的人,默默感叹一下:这人果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陈真一支烟抽完,回到客厅,他躺在沙发上,盯着暖色光的灯看。因为连续多天办案,不一会儿他便昏昏沉沉地睡去。他迷糊的想:“吴英雄那个傻瓜,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喜欢我。”


       吴英雄回到家,便看见陈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叹了口气,从卧室拿来毯子,轻轻盖在陈真身上。他看着陈真无意识紧皱着的眉头,有些憋闷地想:“这家伙跟台烦人的机器似的,天天就把理性挂在嘴边,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他能察觉到我喜欢他就怪了。真让人头疼。”


*多么纯洁的标题

评论(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