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圣手

颓废少女

【贺红】 恶魔圈套

       贺天发现莫关山在躲他。

       他有些不解,贺天自认为对莫关山还不错。莫关山只需要每天给他烧几个菜,就能拿到数目可观的收入,这比在外面打工挣的多了不少。可莫关山已经3天没到贺天家做饭了,贺天发现自己找不到那红毛了。每节下课贺天都跑去莫关山教室却总被告知莫关山不在。上学放学的路上,贺天也没看到他。

       “3个晚上了”贺天想,“3个晚上没吃到小莫仔烧的菜了。”这几天贺天也在按着菜谱自己尝试,他想不通,同样一道土豆炖牛肉!为什么!差别那么大!贺天觉得自己看了假菜谱,也许自己做的是土豆牛肉炸锅。贺天觉得自己的耐心消失殆尽了,他无法忍受这几天味蕾受到的伤害了,再丰盛的饭菜似乎也变得不尽人意。

       贺天觉得自己的心里潜藏着一只恶魔,他无法抑制地想把莫关山圈禁在自己身边。平常这穷凶极恶的魔鬼会安分地待在自己的宫殿里。可以一遇到莫关山,他便想挣脱枷锁,冲出心房。例如现在,贺天看到了多日未见的莫关山。

       莫关山推开房门,便看见贺天坐在自己的床上。莫关山愣了一愣,转身就走,贺天抢先一步将门狠狠推上。莫关山听见贺天轻笑一声,在自己的耳边说:“小莫仔,你跑什么?”莫关山回过神,用力推开贺天:“你,你他妈怎么在这!”他声音发抖,表情却是一副凶相。

       贺天松开钳制莫关山的手,后退几步坐在莫关山的床上,紧盯着莫关山。莫关山被他盯的发慌,握紧拳头准备冲上去揍他一顿。贺天不以为意,毫不在意的调整了坐姿,继续发问:“你这几天怎么不来做饭了?钱不想要了?”看见贺天那副趾高气昂的嘴脸,莫关山便气不打了一处来。没错,贺天给的所谓“工资”确实数目可观,但这大少爷也太难伺候了。每顿饭菜都得不重样,不合胃口的便要求重做,一顿不吃肉像是要了他的命,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忌口多的像地雷,一不留神就触到。莫关山最无法容忍的,便是贺天那副对人爱搭不理的样子,却能吸引数不胜数的漂亮妹子前仆后继地向他示爱。

       至于为什么不去贺天家,这原因有些尴尬,莫关山看着贺天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十分郁闷。他总不能说,是因为那天放学后,又有一堆妹子想通过他把情书啊,小礼物的送给贺天。莫关山莫名火大,吼道:“你们要给自己给他啊!他妈的让我给干嘛?老子又不是他妈!”

       莫关山心虚的咳了一下,转移话题:“先别管这个,你怎么在我房间里?谁允许你来我家的?”贺天抓过放在一旁的书包,把里面的书一股脑倒出来:“我和阿姨说我是老师派来辅导你学习的,阿姨可热情了,要我坐在你卧室等你。”“靠!你敢这么蒙我妈!谁要你辅导!滚!”莫关山拿起书包砸向贺天。

       贺天轻松地避开飞来的书包,拿出数学练习册,不顾莫关山的挣扎把他拽到书桌前。“给我安分一点,不想学就到我家做饭去。”贺天翻着莫关山的练习册,深刻地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这种题目你都能错?看来你不是看起来蠢,而是真蠢啊。”“你闭嘴!”莫关山一拍桌子准备把贺天赶走,却被贺天用力按下。

       “我们能不能好好交流,你怎么跟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贺天盯着莫关山写满忿忿的眼睛。

       “小炮仗,你知不知道什么叫evil circle?”贺天叹了口气。

       莫关山条件反射地顶嘴:“你管谁叫小炮仗!乱起什么破外号!”莫关山为了灭一灭贺天的威风,准备蒙一蒙这个短语的意思。“evil”打游戏经常看到,如果没记错应该是恶魔吧?“circle”肯定是圆圈。不过既然他这么提问,那么肯定有更深刻的意思,所以应该翻的文艺一点!莫关山信心满满地答道:“这种问题太简单了!不就是恶魔圈套吗!”

       意料之中听到了错误答案,贺天先是想笑,可随即又想到自己心中那渴望圈禁莫关山的恶魔,便笑不出来了。莫关山发现贺天的目光深邃,身体本能地向后靠。莫关山一动,贺天便回过神,揉了揉莫关山的头发:“你说错了,哪能直接硬翻。evil circle是恶性循环的意思。我们现在的状态就是恶性循环,你躲着我,我就回来抓你,你就会更怕我,想躲着我。所以,别想逃,我对你够好的了。明天记得到我家做饭,这几天的钱我照给。”

       贺天的话不像在开玩笑,莫关山有些发怵。不过想想贺天除了有些不好相处以外,答应的事没有食言过,反正自己对做菜也挺感兴趣的,这样一笔钱不赚白不赚。“那好吧,工资记得给啊!买菜的钱记得多给点!你个肉食动物太费钱了!”

       “没问题。”

       那座宫殿都是属于你的。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