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圣手

颓废少女

【银土】骑士和公主还是有微妙差别的

1.
“叫我来什么事啊,副长大人?”银时不等土方应声,自顾自地走进房间。关好门一转身,便看到土方一脸憔悴地抱着一个小婴儿。
许是见到生人害怕,又或是见到了不同寻常的白色卷毛妖怪,哭声瞬间填充了整个房间。


2.
“混蛋!她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土方手忙脚乱地安抚婴儿。罪魁祸首银时毫无愧疚感地坐到土方身边:“喂,这小孩哪来的?”

土方见婴儿终于安分下来,长叹一口气:“她父亲是幕府高官,前些天被暗杀了。家里的人要么被杀了,要么就跑了。我们赶到时,只剩她一个活着了。松平叔说让我们先照顾一下,过些日子给她找个养母之类的。喊你来,就是想委托你照顾一下,我真的要累死了。”边说边打了个哈欠。“哎呀,你知道吗?你现在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光辉啊。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加油,我看好你,我先走了啊!”

“喂,想不想赚钱了?”土方掏出钱包晃了晃。“您尽管吩咐。”银时迅速地端坐在一旁。土方对于银时毫无原则的行为报以鄙视的目光:“要不是总悟那个混蛋在那里煽风点火,我就不需要照顾这孩子,更不需要拜托你!”“你也不想想你们真选组谁能带好孩子啊?交给总一郎那个抖S,这孩子能平安无事就有鬼了;交给大猩猩的话,耳濡目染,日后成了跟踪狂变态怎么办?跟着Jimmy君,怕是要红豆包中毒。唉,说起来你这个蛋黄酱妖怪没有随便给小孩灌蛋黄酱吧?”

“你这个混蛋,给我去切腹吧!”

3.
“那么我需要做什么呢?”银时跟婴儿对视,彼此探究着心中的不明生物。“你帮我把她哄睡着就行,她精力实在太旺盛了。我被她闹得两天没睡觉了。”土方揉着眼睛,试图这样保持清醒。银时看着土方有些发红的眼睛,苍白的肤色衬得黑眼圈愈发明显。银时有些无奈地说:“下一次可以早点跟我说,阿银我哪怕没有报酬也会帮你的。”土方困得意识都有些模糊,胡乱地点点头。

“试过讲故事吗?这是个女孩子吧,公主王子之类的故事应该很有用的。银时轻轻伸手揽住昏昏欲睡的土方,另一只手接过土方抱着的孩子。臂膀上的重量一减,土方猛的惊醒:“你干什么?手移开,把她还我。”“别那么暴躁嘛。我帮你抱着,有没有试过讲故事啊?”“当然试过啊。我把我知道的所有故事挨个讲了一遍,一点作用都没有。”土方费劲地将银时的手从自己的肩膀移开。“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可是个大小姐,什么故事没听过。你那些老套的故事,人家肯定都听烂了。”银时有些不舍地将手拿开。

“事已至此,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我们编一个新的故事。”

“你编过故事吗?”

“没有,你呢?”

“那你在这扯什么!混蛋天然卷!”

4.
“开什么玩笑!你不是忽方十四悠吗,编个故事还不是轻轻松松?”银时将这艰巨的任务毫不犹豫地抛给土方。

土方立马反驳道:“我那是用来处理公务的,跟编故事没有任何关系。我看你扯谎总是头头是道,交给你了!”

两人谁也说不过谁,争执无果。

“那就一起编吧,你来开头,开个好头啊。”

5.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蛋黄酱王国。王国里的臣民都很热爱蛋黄酱,一位平凡但勇敢的蛋黄酱骑士渴望成为国家的首席骑士。”

“与此同时,在相邻的糖分王国,权势和地位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位籍籍无名的糖分骑士在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宝刀——洞爷湖。仅凭他一人之力,便与暴虐的糖分王相抗衡。正所谓斩将封神,王国里的人都说他是下一任糖分王,他将夺权成神……”

“喂,给我把你的少年热血JUMP漫的套路收起来,知道什么是童话故事吗?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谁要听你那种阴谋篡位的故事。”土方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滔滔不绝的银时。

“切,谁叫你开的那个头实在是老套,以及蛋黄酱王国是个什么鬼啊?没办法,只能赶紧进入正题了。”

6.
“糖分骑士每天奔波在王国的各地,忙于征战。无处发泄的他,变得蠢蠢欲动……”

“喂,你这叫童话故事吗!不要让你污秽的思想教坏小孩子!换我来!勇敢的蛋黄酱骑士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大家的认可。在担任王室护卫的过程中,他爱上了美丽的蛋黄酱公主。王国遭到了恶龙的入侵,恶龙掳走了公主,蛋黄酱骑士踏上了拯救公主的征程……看到没?这才叫童话故事。”

“好吧,我来接。邻国的糖分骑士此时距王位只差一步之遥,但他却停下了登顶的脚步。在篡位的过程中,他体会到王位的束缚,他不愿抛弃自己的自由,他放弃了王位,决定享受自己的自由,去追寻自己的爱情。他听闻邻国美丽的公主被恶龙掳走了,虽然糖分骑士很讨厌蛋黄酱,但他还是决定救出公主并和她来一发。”

“你不来一发会死,是吧?”土方觉得自己让这个外表白色内在黄色的卷毛编故事就是个错误。

“你怎么不说你那恶龙掳公主太老套了,要有新意啊!接下来……”

7.
“糖分骑士和蛋黄酱骑士在前往恶龙巢穴的路上相遇了,两人交谈一番,知道了对方的目的后都很不屑。蛋黄酱骑士鄙视糖分骑士污秽的想法,糖分骑士看不惯蛋黄酱骑士冠冕堂皇的理由。由于一路上魔物众多,两人虽不情愿,但迫于形势还是合作了。在相处的过程中,两人关于彼此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在漫长而艰辛的征途中,他们互为支柱,渐渐地变得亲密。”

“是我的错觉吗?这个故事走向好像有些奇怪。”土方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困惑。

“哪里,这不是情敌变情人,啊不,变朋友的情节吗,很流行的。我往下讲了,别打断我啊!”

8.
“两人离恶龙的巢穴越来越近,心情却愈加沉重。两人事先曾做下约定,若打败恶龙后两人都还活着,将进行决斗,赢者带走公主。‘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公主进行愚蠢的决斗,何况我根本没见过她!’糖分骑士闷闷地想,看向一旁低着头的蛋黄酱骑士。蛋黄酱骑士垂着头,心里有些不舒服、丝毫没有拯救梦中情人的斗志昂扬。他不知道这不适感从何而来,是因为知道糖分骑士的剑术远胜于自己,与他决斗必然会失败,还是二人即将拔剑相向?他不知道,也不愿知道。”

“怎,怎么突然有一种虐恋情深的感觉?”

“HE前总要虐一下啊。”

“这我知道,可是怎么是虐他们啊?”

9.
“马上就结局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两人与恶龙展开了激烈的争斗,争斗部分不讲了啊。两人紧握手中剑,不得不面对两人间最后的决斗。‘你赢了,我拼尽全力也打不过你的,这场决斗没有悬念。你带走公主吧,要好好对她。’蛋黄酱骑士转身离开。糖分骑士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真实的想法了:‘你知道吗!我最讨厌蛋黄酱了,每次看到你那样挤厚厚一层的吃法我都觉得恶心。所以啊,我是不会喜欢上所谓蛋黄酱公主的,来救她不过是一时兴起。蛋黄酱骑士和蛋黄酱公主还是有微妙差别的!我喜欢的是你,蛋黄酱骑士!哪怕你喜欢我最讨厌的蛋黄酱,我也喜欢你!’于是两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故事结束。呀,她真睡着了。”

“我就说这个故事走向不对!公主呢!”土方揪着银时的领口质问。“不管走向如何,她睡着了不就行了吗,蛋黄酱骑士?”银时带着笑意看向因为一个称呼手足无措的土方。

“警告你,别瞎叫!我把报酬给你。”土方赶忙松开手中攥住的领口。“你先睡觉吧,她好不容易睡着了,小孩子睡眠时间挺短的,过一会儿又要醒了。你睡醒了再给我吧,不急。”银时走出房间,关好门后靠坐在门旁。

10.
“蛋黄酱骑士就由我糖分骑士来守护。”

评论(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