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圣手

颓废少女

【银土】剑锋


*双副设定  后篇  刀刃


1.
土方觉得这世上没有比这更荒谬的事了。那个天然卷竟然和自己一样被任命为真选组的副长。

纵然土方很想提出异议,但真选组毕竟刚刚成立,贸然表现出对于职位上的不满,会让幕府觉得真选组内部存有矛盾,并不能作为一件趁手的兵器。土方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强忍着不向近藤抗议。就见银时向他走来,原本正常走路的银时,远远地瞧见土方,立刻换上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三步并两步凑到土方面前。

“你知道了吧?如果还不清楚,我坂田副长非常乐意给你解释一下,我会好好帮助你的,毕竟我们平起平坐嘛,同为真选组的副长,要互相监督,共同进步。”银时用力拍了拍土方肩膀,不顾土方的反抗强行做着哥俩好的搭肩姿势。

近藤远远地看见他们勾肩搭背,顿时对幕府高层的崇拜感油然而生。这样的职位安排竟然改善了这两个死对头的关系,对于无数次调解失败的他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

由于隔得太远,近藤并没有看到土方怒不可遏的眼神和银时挑衅的神色。

2.
银时和土方分坐在近藤的两侧。自从真选组正式成立后,身为副长的银时便开始光明正大地在各种会议上走神。

想到自己的副长职位,银时扭头看了看另一位副长。土方倒是专注地倾听着近藤的话,还时不时配合着强调一下。银时盯着土方用发带束起的头发,长发柔顺地垂在脑后,和主人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反差。若是一个人的发型反映着他的性格,银时觉得土方一定是个爆炸头。想到这,银时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土方听见他的憋笑声转过头瞪了一眼,殊不知银时已经在幻想爆炸头土方的样子了。

银时平日的消遣活动便包含着荼毒土方的头发。他沉迷于在各个场合拽住土方的头发,土方也为此和银时用语言和武力方式沟通过,可是银时就是改不了这个毛病。

土方搞不清银时到底是什么奇怪的癖好,但他清楚地记得两人的第一次冲突,便是由于发型产生的。

3.
近藤等人刚在江户落脚,便听说幕府有意建立一个浪士组。他们一行人前去参加选拔,宽敞的空地上全是打得难舍难分或是互相挑衅的浪人。

土方握着手中的木刀,觉得有些无趣。他有些愣神,突然就被迎面走来的人撞了一下。只听那人含糊不清地说道:“对不起啊,姑娘。我不是故意的。”

银时被土方愤怒劈下的一刀惊得彻底清醒了,他赶忙侧身闪过。虽然只是木刀,但明显能感觉到刀中蕴含着对方的暴怒。银时也很无辜啊,早上起得太早了,他整个人都昏昏欲睡,阳光又太过刺眼,他迷迷糊糊就看见对方留着长发,一句“姑娘”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土方不是第一次遇到由于自己的发型产生的误会了,对于这种情况他通常选择将对方暴打一顿。见银时躲过了自己的刀,他有些惊诧,抬头和银时的死鱼眼一对视,对于对方天然卷发型的贬低脱口而出。

两人无穷无尽的交手就此开始。

4.
真选组成立的第二个月,与幕府高官显贵的沟通越来越多。土方和银时也因为身为副长不得不陪着近藤参加各式各样的应酬。

由于两人的酒量不好,他们通常只是坐在近藤的身后一言不发,等到酒宴结束,把喝得酩酊大醉的近藤带回组里。一连烂醉了好几天,近藤终究扛不住了,上吐下泻,昏睡了一整天。银时和土方想着近藤总为他们挡酒,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今晚的应酬不能再折腾近藤了,两人便硬着头皮参加,做好了喝吐的准备。

三四个高官听到近藤不能来似乎没有任何遗憾,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紧接着他们便开始用各种缘由劝土方喝酒,土方看着他们不怀好意的笑容,却没法不喝,真选组立足未稳,任何得罪高官的举动都有可能威胁到真选组的地位。

银时很烦躁,眼下的情形是他没有想到的。他能做的只有保持清醒,没有人给他灌酒,所以银时只是客套时喝了几杯。银时皱着眉看着脸颊泛红的土方,土方的酒量比他还差,喝了这么多杯已经是极限了。那些人的眼神也越来越露骨,有个人伸出手想要触碰土方的面颊。

银时站起身,握住了那人的前臂。那人还不死心,不耐烦地想甩开银时的手,却发现怎样都挣脱不了。银时松开他的手,转身将一旁意识模糊的土方扶起,装作看不到那几个官员不满的眼神,敷衍地说了句:“不好意思,喝了这么久了,明天一大早还要巡逻,先告退了。”说完,他半扶半抱着土方转身离开。

土方没忍住在街旁吐了出来,喝了这么多酒对他来说完全是一种折磨,喝到最后他觉得入喉的是一把把刀子。银时轻轻拍着土方的背帮他顺气,他知道土方为什么不推拒,也知道土方很愤怒,他鬼使神差地出声:“我们去收拾他们一顿吧。”土方稍微缓了一会儿,抬头看向他。

银时和他对视,认真地说:“他们让我很不爽。”

他们折返回去,埋伏在酒屋附近。等那几人一出店,用麻袋套住他们的头,丢到巷子里暴揍一顿。

这是他们第一次联手。

5.
两人回到真选组已是半夜。银时去食堂顺了瓶草莓牛奶醒醒酒,准备回房时,却发现土方房间的灯还亮着。银时有些犹豫,但还是走过去拉开了门。

土方散着头发,对着镜子拿着把剪刀比划。银时想了想,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见土方披发的样子。土方回头看见银时站在门口,罕见地浅笑一下:“你会剪头发吗?我自己不方便剪。”

银时不复往日的懒散,他沉默地走过去,站在土方身后一言不发。银时没有回应,土方也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将剪刀递给了银时。

银时握住土方的手腕,将剪刀从他手中轻轻拿出,却没有放开土方的手。良久,他问了一句:“你想好了吗?”

土方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

“嗯。”

银时将土方的长发托在掌上,他先是剪了一根,默不作声地将这根发丝放进口袋,然后若无其事地开始修剪。

剪完后,银时看着短发的土方。短发加深了他本身的凌厉感,衬得他难以亲近。真选组成立已有两月,有人津津乐道“鬼副长”这个称号。

土方摸了摸头发,感觉有些不习惯,照了照镜子:“剪得还不错,怎么自己不剪剪?一头天然卷。”说完,他看到了一旁的草莓牛奶,送给银时一个嫌弃的眼神,示意银时赶紧拿着他的草莓牛奶回去。

6.
银时帮他关上门,回忆着轻触着土方发梢的感觉。

银时觉得就在刚刚,土方似是穿上了最后一层盔甲,成为了真正的“鬼副长”,真选组的一把利剑。







*也许有后续

评论(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