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圣手

颓废少女

【贺红】邮筒的职业素养

放学后,莫关山再一次淹没在各式各样的礼物里。当然,这些礼物不是送给他的,而是送给贺天的。

莫关山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邮筒,塞满了各路女生送给贺天的情书、礼物。少数女生会选择亲手将礼物送给贺天,但绝大多数女生的选择都是通过莫关山转交礼物表达心意,这让莫关山很难堪。因为每次他将礼物一股脑儿转交给贺天的时候,贺天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是那些狂热的送礼人。

不过这份差事也不算全无好处,莫关山看着桌上堆成小山似的巧克力,心里美滋滋。今天是情人节,这一天送贺天巧克力的女生格外多,贺天那里也应该收到不少。

看着面前一群羞涩地排着队“邮寄”的女生,莫关山很想告知她们残酷的事实:贺天他不喜欢吃甜食。你们送来的巧克力大多都会被我消灭。要不我们商量一下,下次送点三明治?反正本质都是我吃,比起巧克力,我更喜欢三明治。

莫关山从抽屉里掏出一本数学本,这是他专门用来记送礼人和礼物的。虽然贺天不会关心这个,但莫关山觉得还是记下来为好,毕竟是女生们的心意。莫关山一边记录一边感叹贺天真是个人形发电站,给他送礼物的不仅有校花,几个班的班长,好几个文艺委,还有许多莫关山交不上名字的女生。莫关山发现有几个女生似乎敏锐地察觉到贺天并不喜欢巧克力,便开始剑走偏锋,另辟蹊径。有送书的,有送钢笔的。其中莫关山很喜欢的是文学社社长送的一本皮革封面的记事本。简洁风的记事本没有装饰,但摸起来手感很舒适。看着上面不认识的外文,莫关山有些感慨:“啧,这些女生真舍得下血本,几乎全是进口货。”

放学铃终于打响,莫关山随手将书本塞入背包,将桌上的礼物揽进早已准备好的纺织袋里,准备去校门口与贺天会合。为了逃避繁琐的值日,莫关山便想从后门开溜。刚转身,他震惊地发现小跟班寸头竟然也拿着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向自己走来。莫关山汗毛都竖起来了,确实有男生也给贺天送礼物,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寸头他竟然也……

寸头神色郁郁,将手中的巧克力递给莫关山:“老大,这是我喜欢的那谁,托你带给贺天的。”莫关山对此深表同情:“太惨了,如果告诉你这巧克力最终会被老子吃掉,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寸头看着自家老大潇洒的背影,内心茫然。

莫关山在校门口等了好一会儿,贺天却一直没出现,想必是被狂热的女生堵住了。莫关山便开始四处晃悠,溜达到小卖部买了个冰激凌。相较于冰棒,莫关山其实更偏爱甜筒。不过他不常吃甜筒,毕竟当着一群小弟的面吃甜筒,实在有失老大的威严。不在小弟面前,莫关山终于能抛下自己的老大包袱,享受一下寒风中的甜筒。

贺天在一群女生的簇拥下走向校门口,老远他就看见那醒目的红毛悠哉悠哉地吃着甜筒,贺天露出一丝自己察觉不到的笑。旁边的女生见他心情貌似不错,叽叽喳喳地询问:“贺天今晚有空吗?”“今晚聚会你去吗?”“晚上一起唱k吗?”贺天露出一个标准化笑容,略带遗憾:“啊,不好意思,今晚有事了,下次吧。”贺天耐心地和一个个女生道别,再回头时便看到那小红毛在拎着的纺织袋里掏来掏去。贺天敏锐地察觉到莫关山似乎很喜欢一本本子,反复地拿出来看一看,又放回去。贺天眯了眯眼,他有些好奇,什么本子让莫关山这么感兴趣。

贺天悄无声息地走到莫关山身后,伸出手环住他,就着他的手舔了口冰激凌:“小莫仔,你知不知道自己吃甜筒看起来很可爱啊。”莫关山被吓得向前一窜:“我靠,你个死变态!”贺天搭着莫关山的肩膀:“这么激动干嘛,嗯?害羞了?”“放开!”莫关山大吼道,“给你!那些女生的礼物!”不自在地将手里拎着的袋子扔给贺天。贺天接过袋子往里面扫了一眼:“还是老样子,巧克力啊那些甜的你直接拿走。哟!怎么有本笔记本啊!”“是文学社社长送的。”莫关山有点失望,他原以为贺天不会喜欢那种本子,自己能像拿走巧克力一样接收贺天不要的本子。

“等会儿你先回去做饭,我去买点东西。”贺天顺手将袋子递给心不在焉的莫关山。“噢 早点回来。”莫关山点了点头。“顺便把这袋也拿走,里面是那些女生直接给我的。”莫关山接过来看了看:“嚯,都是我喜欢吃的嘛。她们很上道啊,以为摸清了你的喜好。可惜摸清的其实是我喜欢的,每次吃的时候都有一种罪恶感。”

肯定都是你喜欢的啊,因为是我买的。贺天看着莫关山一副得意的样子,有些想笑。

莫关山不知道的牌子,不代表贺天不知道。他跑到家附近的商场,发现果然有专柜。成功买到莫关山喜欢的那本笔记本后,贺天便急匆匆地往回赶。路上他看见有家文具店卖贴纸,贺天的恶趣味被唤醒了。他进去扫荡一圈,果然发现有三明治贴纸,心满意足地结了帐。

贺天回到家,便看到莫关山已经下好面条,坐在沙发上吃着小蛋糕。“总算回来了,快去吃!面条都要冷了。”贺天走到沙发后面,咳嗽两声。莫关山回头看他,贺天把笔记本递给他:“喏,拿着。送你的礼物。”“哈?”莫关山歪头看他。“我,刚刚给你买的。不是文学社社长送的那本。我看你挺喜欢那本子的,附近商场刚好有,给你带了一本。”贺天又把本子往前递了递。

莫关山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烫,莫名地不敢直视贺天:“你,你今天送什么礼物啊?!”但他还是伸手接了过来:“谢谢了,你想要什么啊?我给你回礼。”“我啊,我没什么想要的,你每天烧点我喜欢吃的菜就行。”贺天走到餐桌前开始吃面。“好吧,以后你想吃什么随便说。”莫关山仔细一看本子有些无语。他没想到贺天幼稚到这种地步,原本酷炫的纯黑皮革笔记本,被贺天在封面上贴上了一个巨大的三明治贴纸。“你什么奇葩审美啊!!”莫关山举着本子谴责贺天。贺天笑着看他:“你不是喜欢三明治嘛?给你附加一点个人特色。”



“老大,你这本子挺有童趣的……”

“滚!”

评论(7)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