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圣手

颓废少女

【贺红】莫关山的早晨

莫关山很想骂人。

他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格外昂贵的西装以及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他有些搞不清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他早上一醒来,便发现自己的睡衣变成了西装,还莫名其妙地戴了副眼镜。最诡异的是,他没有办法脱下这套衣服!眼镜也像是被胶水粘在脸上一样,摘都摘不下来!

莫关山第五次尝试扒下身上的西装,仍然以失败告终。“这也太扯了吧?”莫关山喃喃低语。他想到了上个星期陪一年级的表弟看的动画片《马丁的早晨》。“我靠,简直一模一样啊。”莫关山硬着头皮走进客厅,心里迅速制定了应急方案。发现母亲看向他,莫关山身体一僵,关于学校文艺汇演的谎言险些脱口而出。母亲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愣在那里干嘛?快来吃早饭啊。”莫关山忐忑地坐在餐桌前试探:“妈,我衣服是不是有点脏啊?”“嗯。有点,这件校服穿了好几天了吧,明天记得换一件。”

莫关山站在街上有些恍惚。按照常理,一个穿着西装背着书包的学生本该引人侧目。可莫关山走在街上,却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常。联想到母亲的那句话,“难道……只要我自己能看见?”莫关山倒吸一口凉气。

“小莫仔!你穿西装干嘛?”贺天骑着自行车停在莫关山身旁,“怎么还戴眼镜了?”贺天皱了皱眉。“你……你能看得到!”莫关山莫名地有些高兴,他差点以为自己的这身衣服是自己疯了产生的幻觉。贺天一挑眉:“我当然能看到!我又不是瞎子!”贺天的语气虽然很欠揍,但莫关山这次决定不和他计较。“我遇上灵异事件了,中午找你商量!”莫关山俨然把贺天当成了和自己同一阵线的好队友。

贺天对于他口中的灵异事件理解无能,不过看到站在校门口,素来以严抓未穿校服而恶名昭彰的教导主任竟然对莫关山未穿校服的行为毫无表示。贺天觉得自己似乎隐约猜到一二。

贺天远远便看见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莫关山向他走来。“喂,到底什么事啊?”贺天倚着墙看着有些局促不安的莫关山。莫关山深吸一口气,有些不确定地问:“呃,你看过马丁的早晨吗?是一部动画片,关于小屁孩早上起来变成一个新模样,医生啊,消防员之类的……”“我看过,所以呢?”“我现在的情况,和他一样的。只不过除了我之外只有你能看见我的状况!”莫关山见贺天不接话,只是盯着自己,他扶着额头叹了口气:“好吧。我知道这事很扯淡……”

“有任务吗?”莫关山抬起头,看见贺天一脸严肃地问。

“哈?什么意思?”莫关山有些迷茫。“我记得那部动画片小男孩除了变一个模样,还有稀奇古怪的破事要处理,打怪之类的。”贺天认真打量着莫关山,试图找出一点类似钻进下水道的蛛丝马迹。“这种事情当然不会有了!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想想怎么把这身衣服脱下来!”莫关山觉得自己在和幼儿园小朋友说话。

贺天若有所思:“扒不下来吗?”“嗯。”莫关山看着身上的衣服,很郁闷。贺天二话不说直接上手,扯着西装想将它扒下来。“喂!这他妈都是人,你有病啊!”莫关山用力推开贺天。

贺天假装没看到莫关山气乎乎的样子,迅速转移话题:“眼镜也拿不下来吗?”莫关山点点头。“看来只能先观察一晚了,看明天早晨会不会发生变化。”贺天拍了拍莫关山肩膀。莫关山一耸肩将贺天搭在自己胳膊上的膀子甩下去:“那你说我这身是什么职业啊,我琢磨一早上了。难道老子今天是黑帮老大哥?”“小莫仔,你见过黑帮老大哥戴金丝眼镜吗?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啊,马丁?”贺天没忍住,揉了揉那头格外不搭的红毛。

“请你消失。再见!”

回到家后莫关山随意糊弄完作业,躺在床上发呆。手机铃声打断了莫关山的神游,来电显示竟然是贺天,莫关山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干嘛?”“小莫仔,怎么样啊?有进展吗?”“没有!我要睡觉了,再见!”莫关山没好气地回答。“好的,祝你做个好梦,明早变成相扑手,只穿兜裆布!”贺天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莫关山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贺天你他妈有病啊!”

莫关山做了一晚上噩梦,满脑子都是白花花的肥肉,一坨坨的相扑手包围着一个穿着兜裆布的莫关山。莫关山猛地惊醒,惊悚地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只剩一条内裤穿在身上!他几乎是滚下床,冲到镜子前。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绝望地丧失言语能力。

贺天心情愉悦地走出家门,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莫关山今天的样子。刚想着呢,就接到了莫关山的电话。“贺天你这个乌鸦嘴!都他妈怪你!”“怎么了?真变成相扑手了?”贺天幸灾乐祸地说。“差不了多少!你快到我家附近!我受不了了!”贺天心里想着晾他一会儿,仍是加快了脚步。

莫关山躲在街角,觉得寸步难行。虽然理智告诉他在别人眼里自己正规规矩矩穿着校服,可他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啊!毕竟现在他全身上下就穿了一条泳裤!这也太羞耻了吧!莫关山觉得穿着泳裤在街上走,实在是超出自己的接受范围。他只好缩在那里等贺天过来,虽然他认为贺天只会嘲笑他,但贺天是唯一能帮他的人了。

贺天看见缩在角落只穿着泳裤的莫关山,顿时火大。他冲到莫关山身边,把自己的运动服披到他身上,从包里翻出恰好带在身上准备丢在学校的运动短裤。“赶紧穿上。”贺天看着手忙脚乱的莫关山,语气里夹杂着自己没察觉到的暴躁:“你是脑子不好使吗?自己不知道披件外套。”“你以为我没想过啊!我自己没法披!身上像是有盾牌似的,强行套外套,外套都能飞出去!”莫关山始终穿不上的裤子证实了他悲惨的经历。“哎,坐到那里,我来帮你穿。”

贺天第一次帮人穿裤子,心情复杂。贺大少爷帮自己穿裤子,莫关山心情微妙。

“所以说,我能帮你穿衣服,但是不能帮你扒衣服,是吧?”贺天对于这诡异的现状无话可说。“看起来是的。”莫关山也很无语。“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晚上你还是来我家烧饭,我们俩一起想想办法。还有件事,我很好奇,你昨晚洗澡了吗?”贺天又恢复成那副恶劣的样子。“当然洗了!这衣服到了十点自己变回睡衣了!拜托你问问题过过脑子!不洗澡没味啊!”

莫关山觉得贺天的思维自己无法理解。吃完饭后,贺天竟然拉着自己看《马丁的早晨》。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有整套碟。“别这样看我,我小时候可喜欢看了,有套碟很正常。”贺天看着莫关山怀疑的眼神澄清道。“所以之前那么认真地问有没有任务吗,这种动画片简直毒害小孩子。”莫关山在心里嘀咕。莫关山清了清嗓子:“所以我们现在看是要干嘛?陪你重温童年吗?”“帮你找找变成这样的原因,毕竟你也是看了动画片才发生这一系列的事。”“噢。”莫关山对此表示赞同并且调整好心态开始认真观看。

贺天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穿着自己外套的莫关山。蓦然有些东西从心里涌出,一句他自己都没思考过的话脱口而出:“小莫仔,知道马丁的麻烦的是他的好基友和小女友。那我是你的好基友还是你的男朋友?”

贺天走在操场上,有些惆怅。昨天那句欠考虑的话一出口,他就知道大事不好。莫关山愣了一会儿,随即夺门而出。莫关山早上也没和他联系,不知道麻烦有没有解决。突然跑道上传来一阵骚动“莫关山中暑了!”“天啊,他怎么昏倒了?快送去医务室。”贺天赶忙跑过去,

贺天震惊了。穿着爱斯基摩人的皮袄在大太阳底下跑步,不中暑才怪。

贺天冲过去扶起莫关山,自告奋勇地送他去医务室。见莫关山清醒了,恨铁不成钢地问:“不会请假吗?你这样出事了怎么办?”莫关山没吱声,他才不想像那些女生一样坐在旁边,有失老大威信。他想了想,还是把困扰了他一晚的话问出口:“贺天,你昨晚的话是开玩笑吧?”莫关山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多嘴了,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贺天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让莫关山心里有些发憷。

良久,贺天才回答:“一部分吧。”这个答案让莫关山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是失落吗?莫关山自己也不清楚。

晚上他们又一次坐在贺天家的沙发上看《马丁的早晨》。

贺天开口打破沉默:“晚上你就住这里吧。我们来观察一下,在你的衣服变回睡衣后,它又是怎样变成明天的衣服的。”莫关山想了想,便答应了。十点一到,莫关山的皮袄变成的睡衣。“啧。我还以为你的睡衣上面会全是三明治呢。”贺天有些失望。“拜托!我没有那么变态!收起你的少女心!”莫关山向他吼道。两个人仿佛又回到之前的相处模式了,这让莫关山放松下来。

两个人随便聊聊,并肩躺在床上。莫关山连续几个晚上没睡好了,他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实在扛不住困意:“我先睡会儿,你半个小时后叫我。”“嗯。”

贺天看着睡在一旁的莫关山,轻轻地给他盖上被子。贺天盯着他的脸,他知道自己上午的回答无法表达自己真正想说的,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莫关山昨天的反应让他忍不住退缩,可心里的恶魔却在诱导自己靠近,渴望着近一些,再近一些。

贺天一晃神,再清醒时,便看见莫关山的衣服已经变了。贺天看着这套诡异的衣服,想了想没叫醒莫关山,还是让他明早再直面惨痛的现实吧。贺天躺在莫关山身边,凝视着莫关山,嘴角微微翘起。

没关系,他们还有很多个夜晚。



*梗源自动画片《马丁的早晨》,
 应该有很多人看过吧~

评论(10)

热度(121)